非傳統弱勢群體特性闡發及教育管理對策

一、問題提出

“弱勢”是指勞動者在經濟收入、社會地位、權益保護、各種原因等方面處於困難和不利地位的勞動者。2002 年3 月,時任國務院總理朱鎔基在九屆人大五次會的《政府工作報告》中,首次使用“弱勢群體”,[1]從而使得這一概念非常流行。高校也有相同的群體:他們因為消費水平低而感到自卑,為了避免尷尬和省錢,他們主動避免社交活動。與經濟繁榮,自由參加社會生活的大學生相比,大學生處於相對弱勢的地位,被稱為弱勢群體。[2]傳統大學生弱勢群體是指因經濟方面弱勢, 處於晦氣境地大學生群體。然而,目前國內高校已基本形成“獎、助、勤、貸、補、減、免”等多種形式並存的學生獎助政策體系,並考慮學生就讀地區的消費情況,已能夠支付日常生活費用,再輔以助學貸款、勤工助學等解困措施,可以說在國家、社會及學校的有力幫扶下,從經濟角度看高校不存在經濟困難群體。

自2002 年以來,國內研究者對弱勢群體的問題投入越來越多的關注,雖未形成系統的研究成果,但均強調對弱勢群體的教育具有重要意義,並對大學生弱勢群體的共同特征進行了客觀分析,嘗試探索有效的工作方法和幫扶措施,但仍存在不足:1.他說:“我認為我們應該把注意力集合在經濟贊助上。事實上,經濟援助只能解決弱勢群體的經濟問題,不能有效地改善他們在學習,生活,社會競爭和獲得機會方面的弱勢地位。2.教育措施缺乏操作性和針對性,未能有效把握弱勢學生的思想和心理特點,使得教育措施僅停留在表層,缺乏針對性和有效性。此外,在幫助弱勢學生的具體工作中,教育工作者和社會更願意關注那些取得優異成績和應對經濟不利因素的人,以便在短期內看到成效。同時,面對因心理或思想問題處於弱勢狀態的學生,缺乏心理健康知識和心理咨詢技能,教育交流過程缺乏有效性,導致“做了很多工作。”然而,這種不平衡的心態已經失去了對這部分弱勢群體的耐心和熱愛,但效果甚微。

是以,與傳統的弱勢群體相比,研討對象群體由於才能缺乏、生理康健差和消極的應對體式格局,在社會競爭力方面處於劣勢,同時由於現有教導載體設計不完善,導致教育資源無法覆蓋學生群體。在教導實際工作中,非傳統弱勢群體明顯消極影響:起首,弱勢學生發展受限,並對周圍同學成長成才造成負面影響;其次,影響學校教導質量整體進步以及學校可持續發展; ,晦氣於社會穩定與發展。[3]因此,本研究將重點圍繞以下兩方面進行探討:

首先,關注非傳統弱勢群體大學生的共同特征和心理規律,幫助廣大大學生了解大學生的心理特征和行為規律。

二是將心理健康教育與思想政治教育相結合,提高大學生非傳統弱勢群體的弱勢地位,探索有效、有效、有效的教育理念和教育措施。

二、第二,群體特征與教育管理分析。

大學生非傳統弱勢群體特征分析。

1.能力素養不足

才能素養的不足首要體現在生存適應能力,人際交往能力,團隊合作能力等方面。根據一項針對某高校大一重生適應情況的調查顯示,%的大學生難以適應大學生存;%的大學生因個人愛好和習慣而與集體生存有沖突;18%的大學生不願參加社團、文體活動或科技競賽。[4]在工作人員缺乏能力的情況下,他面臨著自尊心的喪失,他侄子的自尊被削弱,他的自信被削弱,另一步是限制他的自我完善和自我完善。同時,為了在個人自尊和知識之間保持平衡,采取了“漠視名利”、拒絕參與活動、甚至沉迷於避免互聯網上的實際壓力等措施。

2.心理健康狀況不佳

由於非傳統的弱勢群體有更多的壓力因素,他們往往處於精神壓力狀態,伴隨著令人不愉快甚至痛苦的情緒體驗,影響他們的心理健康。以生理普查為例,中國高校10~18%的學生每一年都有分歧水平的生理症狀,此中強迫症狀,情緒人格問題和人際關系敏感度排在前三位。[5]具有心理問題的非傳統弱勢群體的學生將投入更多精力處理心理問題,阻礙個人成長和發展。同時,他們也表現出情緒行為特征,如情緒失控、過度敏感、自我封閉、攻擊性,這進一步阻礙了他們與同齡人的互動和獲得教育資源。

3.應對方式消極

許多大學生在中小學始終生活在“出類拔萃”狀態的同齡人中,但進入大學後卻變成為了“平淡之人”。這種差距會給他們很強的失落感,不能接受自己的現實。盼望回歸“榮耀”。然而,現實中的差距使它們無法開始,難以減少其理想化的請求。結果,他們拋棄了自己,在人際關系中表現出消極、沮喪、懶惰和漠不關心的狀態。采用避壓、抗評價、遠離優秀群體等消極反應來緩解內部不平衡。如果允許他們發展自己,他們可能會陷入一個惡性循環:拋棄自己,成為問題學生。

有興趣修讀大學 外語系課程的同學,請留意大學人文學院設有中國語言學系、英語教育學系、語言學及現代語言系,以及文學及文化學系。

(2)大學生非傳統弱勢群體教育管理存在的問題

1。教育載體的設計忽視了非傳統弱勢群體的學生。

豐富的校園文明活動、社區事情、社會實踐等教導載體可以作為促進非傳統弱勢學生個人發展的無效途徑,但這些載體每每以競賽的方式設計,旨在吸收優秀群體的參與,贏得較高的成績。-等級獎勵。甚至大學生自發成立的學生會也形成為了這樣一種“行政”傳統:一年級學生能夠自由地以會員身份參加社區活動,二年級及以上學生可以作為領導或組織者參與。未能在第二年獲得領導職位的學生通常無法參加社區活動。此外,就活動而言,甚至學校學生的社區工作也往往只針對一年級學生。因此,如果不是弱勢的學生在兩年後不能成為某些活動的領導者,他們就沒有機會參加課外活動。這位嘉賓已經形成了一個既定的事實,即教育載體設計忽視了非傳統的弱勢群體。

2.教育管理過程中的過度保護傾向

教師和教育管理者可以了解教育管理過程中非系統、弱勢學生的狀況。是以,他們會對本人的學習給予必定的“關心”,甚至在處理違紀行為時,也會考慮到本人的晦氣處境,“開門”。這種過分保護利用了他們對自己的行為負責的機會,加強了他們的弱勢地位,培養了他們的惰性和依賴性,並對個人的成長有害。它也對其他學生產生了負面影響。

3。教育管理者缺乏專業知識和工作技能

許多教育管理者認為,在教育的指導下,傳統的思想教育方法是不能使用的。究其緣故原由,主如果教導管理人員不足相應的專業知識,不足對其生理、行為特性和規律的客觀認識,不足對認知層面的理解,會導致對情感層面的不理解,因而無法接近他們的內心,導致溝通缺乏“靈魂”。由於缺乏工作技能和方法,教育工作薄弱,不僅挫傷了學生工作者的積極性,而且引起了教育工作者的厭惡和抵制。

4.教育管理中對危險行為缺乏預防計劃

由於非傳統弱勢群體在學生生活中的表現具有隱蔽性、被動性等特征,再加上教育管理工作者缺乏相關的專業知識與技能,使得日常教育管理工作對大學生弱勢群體的心理特征和發展規律缺乏有效關注和深度挖掘,同時對可能出現危險行為的群體缺少跟蹤性評估,這就導致對非傳統弱勢群體學生的危險行為缺乏有效的事前預防,對可能誘發危機事件的個體處於放任狀態。

三、解決方法與對策

(1)完善教育載體設計實現教育資源公平

首先,將學生工作的重心下移,把握非傳統弱勢群體的需求,在具體教育載體設計中,注重科學化、規范化、民主化和精細化,不以比賽、選優作為唯一途徑,而注重全員參與,提高對弱勢群體的覆蓋和吸引,以實現教育資源公平化。,重視社團對非傳統弱勢群體身心晉升感化。學校要故意識地創建必定數量的以成長為導向的、互相恭敬、互相相信、個人晉升的社團,鼓勵他們繼續保持在學校的會員資格,使弱勢學生有機會與不同年級、分歧專業的學生組成新的集體。一方面,擴大他們來往范圍,無效緩解弱勢學生廣泛人際關系問題。另一方面,在社區內建立良好的關系,可使弱勢學生獲得更多的鼓勵和支持,並為個人成長提供動力。

第二,進步弱勢學生的就業技藝和競爭力,創建弱勢學生社會實踐基地。它是殘疾人和殘疾人社會經濟發展的有效形式和有力保障,對殘疾人大學心理健康教育中心、中華人民共和國大學保密學校和心理健康教育中心有著深刻的認識。同時,學校和高校要加強與基地的合作,最大限度地發揮社會實踐基地對弱勢學生的實踐教育作用。

(2)加強學生工作隊伍建設,增強教育過程的實效性。

在針對非傳統弱勢學生的具體教導指導中,必須創建五個教導理念:1。懂得:起勁站在弱勢學生的角度,懂得他們心理與行為;2.恭敬:樹立教育者和教育者對等的觀念,恭敬弱勢學生的獨立品德;關注:深刻懂得弱勢學生的思維現實和生存現實,並與他們符合實際;鼓勵:注意發展弱勢學生的價值和潛力,給予鼓勵和支撐;服務:考慮弱勢學生的成長需求,以此為工作導向。

(三)凸起主體意識,實現大學生非傳統弱勢群體的自我轉化

要解決非傳統弱勢群體的問題,不僅要從外部原因尋求解決辦法,還要重視弱勢學生的地位,實現自我轉變。凸起主體意識,體現教導過程的雙向性。我們既要看到學生的社會關系,又要把學生的自主性和自主性作為教育的對象。注意研討,在懂得弱勢學生“想做什麼,能做什麼”的基礎上,考慮實施“做什麼”等相應的教導計劃。

大學生非傳統弱勢群體的轉變普通要經曆如下幾個階段:構成正確的自我意識,進行適度的自我設計,自我實踐,自我監督和自我調節,最終打破自我約束。堅持積極進取的個人狀態。在轉型過程中,我們需求內部力量的支持和幫助。同時,也大概出現停滯和倒退。這就要求學生的工作人員理解和照顧他們,增強他們的信心,並提醒他們要給自己更多的耐心。

YWCA所提供的課程內教授學員工作之專業知識及技能外,YWCA更提供實習課堂使學員掌握技巧,提升其工作競爭力。 相關文章:

構建地方高音教學體系的新思路

思維政治教導主客體關系探析

高師學生實踐學習社區建設初探

“雙頭等艙”後台下高校綜合革新路徑的思考

自我媒體語境下的大學生非正式學習研討 (1)

スポンサード リンク
  • 未分類

コメントを残す

メールアドレスが公開されることはありません。 * が付いている欄は必須項目です

*

スポンサード リンク